匯款帳戶|代理/批發|我要代運|我要代購|購物流程
會員登錄 免費註冊
國際專業女裝批發網站:誠邀臺灣、馬來西亞、新加坡等東南亞優質女裝/男裝批發代理商,~~歡迎親們前來咨詢代理合作共贏! 實時匯率:馬幣:代購代充1.61,商城1.62 臺幣:1twd =0.21RMB每天更新新款
當前位置: 首頁 > 培訓基地 > 外貿生意陷入瓶頸,跨境電商或成新出路
文章分類
瀏覽歷史
外貿生意陷入瓶頸,跨境電商或成新出路
臺灣專業服裝批發網站,臺灣女裝批發,臺灣服裝批發,臺灣服飾批發網,臺灣最大的服裝批發供貨平臺!臺灣男裝批發 / 2019-03-09

        最近,壹個名為Orolay的羽絨服品牌在亞馬遜網購平臺走紅,許多國外買家對其可謂“稱贊有加”。事實上,Orolay的走紅離不開其誕生地浙江嘉興頗為強大的“外銷基因”。

 
 
  以2018年為例,來自嘉興海關的相關數據顯示,2018年嘉興全市外貿出口總值為2017.3億元,同比增長13.6%,增速位列浙江省第壹。而其中,出口服裝252.1億元,占比12.5%,增速2.3%。然而,記者註意到,與家具、高新技術產品等品類相比,服裝品類的增速表現並不突出,後兩者的增速分別為10.9%和20.4%。
 
  近日,記者在實地走訪中發現,當地的服裝外貿生意似乎陷入了瓶頸:壹方面,從事貼牌加工的服裝工廠,人力成本大增,人力流失嚴重;另壹方面,作為中間環節的批發商,銷路仍是以內銷為主,而所有受訪的商家都表示,內銷的利潤越來越薄了。
 
  批發商:利潤越來越薄
 
  在前往嘉興市區的路上,當地滴滴司機與記者閑聊時說道:“妳要找做外銷出口的企業啊?去平湖看看吧,那裏可是多得不得了。”
 
  如果在搜索引擎中輸入平湖,最先映入眼簾的是這樣的介紹:“平湖,中國服裝之鄉,中國出口服裝制造名城、中國跨國服裝采購產業基地、中國箱包之都。擁有服裝制造企業2000多家,年生產服裝約3億件,年產值130億元。全世界每100件品牌服裝中,就有1件產自於平湖!”
 
  2月26日,平湖中國服裝城(以下簡稱服裝城)工作人員在電話中向記者確認:“這邊入駐商家有2000多家,不過現在是銷售淡季,還在營業的大約就只有300多家左右。”記者從上述人員口中了解到,部分服裝城的入駐商家在周邊設有廠房。
 
  2月27日,記者前往距離嘉興市中心約30公裏的平湖。在平湖地界內,有中國羽絨城、國際箱包城、慧騰服裝城等多個批發商場,周邊有大量的服裝廠,同時還設有壹個平湖市國際電子商務產業園。從外面看,這裏的產業集群初顯規模。
 
  不過,“產業集群”這個概念到了商家的眼裏,實際上就是“競爭越來越激烈”了。
 
  在中國羽絨城內,壹位店主接受了記者的采訪,“我在平湖開店有十年了,主要就是做點批發,但是近幾年生意其實越來越難做了。(服裝城)這邊店開得越來越多,競爭越來越激烈,像我們店就是低價跑量的,利潤越來越薄。妳看這種薄款羽絨服,這個冬天賣出了十幾萬件,但是每件只賣三四十塊錢。”
 
  而壹位開店三年的店主則跟記者感慨,“其實我們開店錯過了好時候。”據其介紹,近年開店的成本越來越高:“最明顯的就是房租,我們剛開店那會兒壹年房租只要七八萬,現在已經漲到壹年三十萬了。關鍵是我們的旺季主要是九月到春節前,其他時間基本沒生意的。”
 
  值得註意的是,盡管以出口貿易聞名,但從批發商層面看,服裝城的外銷客戶並不多。服裝城內壹位店主告訴記者:“我們主要還是內銷為主,比如批發給淘寶商家,不過這幾年也有外國人,有韓國和智利的人過來,賣給外國人利潤會高點,我們基本會(在單價上)漲個五六塊錢。”
 
  記者註意到,在另壹個叫做“慧騰”的服裝城內,許多門店掛著包含“出口”、“外貿”等字樣的招牌,不過有店內人員告訴記者:“都是隨便寫的,(我們店)沒有國外客戶。”
 
  服裝廠:代理加工模式受阻
 
  在社群網絡“嘉興19樓”上,有網友表示,如果妳看到壹個耐克包產自平湖,那麼就是平湖的代工廠做的。這種說法並非沒有依據,在平湖當地,許多服裝廠與NIKE、Armani、Reebok等服裝品牌有合作,且往往是采用“貼牌代工”的合作模式。
 
  記者註意到,在壹家名為平湖市聯誠制衣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聯誠制衣)的公司廠房門口,擺著壹則招聘啟事,啟事上的公司簡介顯示,公司創立於1999年,與日本、歐美等海內外客商有長期合作。該公司袁經理告訴記者,公司主要是為日本、意大利等地的品牌生產中高端休閑男裝。
 
  針對公司的經營情況,袁經理表示:“現在像我們這樣的服裝企業生存環境比較困難。現在東南亞等地的勞動力成本比我們要低三到四倍,所以很多訂單都轉移到東南亞,這對我們這種代工企業沖擊很大。”
 
  袁經理補充道,目前公司用人成本高漲,像聯誠制衣這樣的傳統制造工廠的“用工荒”壹年比壹年嚴重。“現在我們很缺人,但缺的不是那種管理人才,而是壹線的廠房工人,現在來應聘的壹線工人,大多對月工資要求都是五千元以上,並且不願意加班。”
 
  公司門口的招聘簡章顯示,公司招收的崗位包括:業務理單兼日語翻譯、CAD(計算機輔助設計)制版、技術工藝、服裝整燙工、服裝檢驗員、熟練車工。
 
  人力成本高漲,代工優勢不再,以往依賴於低成本勞動力的代工工廠將如何應對?袁經理對此坦言,調整並沒那麼簡單。“我們工廠開了有20年了,在這壹塊算是比較老牌的企業了,如果要解決人力成本問題,我們必須加大對自動化設備的投入,但這不是短期行為,而且生產線的投入成本高達七八百萬,這對公司來說還是很有壓力的。”
 
  新業態:跨境電商或成新出路
 
  內銷的利潤越來越薄,外銷的代工模式也喪失了人力成本這壹巨大優勢。
 
  對於昔日的“服裝大戶”平湖面臨的困境,上海良棲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程偉雄向記者分析表示,首先從內銷層面上看,目前國內內銷的方式已經發生了根本性改變,“原有的爆款批發模式已經隨著消費場景的升級而改變,現在以社群營銷拼多多為代表的新模式推陳出新,流量入口越來越多元化”。
 
  至於外銷,平湖的貼牌加工模式已是數十年前中國服裝產業的老路子,轉型已迫在眉睫。Orolay羽絨服在亞馬遜上的走紅,或許能為眾多平湖當地的服裝代工企業提供壹些新思路,比如創建自有品牌、以跨境電商替代傳統外貿等。
 
  易觀此前發布的《中國跨境出口電商發展白皮書2018》顯示,隨著出口商品同質化競爭嚴重,利潤率出現嚴重下滑,部分廠商開始設立自有品牌,主打產品差異化競爭策略,通過品牌化、定制化產品的制作,逐步提升自有品牌的知名度。
 
  此外,壹位從事跨境電商培訓行業的人士向記者表示,在嘉興當地,已有不少企業參加境外電商的運營培訓。“我們在嘉興開的課,壹節基礎的培訓課通常會有300多位學員過來。”
 
  上述人士進壹步表示:“亞馬遜這個平臺是2014年來中國招商的,當時很多做貿易、做電商的企業會先去嘗試,然後現在華東區域的跨境電商氛圍也慢慢帶動起來了,現在有很多傳統的代工工廠或者貿易出口公司,也在尋求(跨境電商)這方面的轉型。”
 
用戶評論(共0條評論)
  • 暫時還沒有任何用戶評論
總計 0 個記錄,共 1 頁。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末頁
用戶名: 匿名用戶
E-mail:
評價等級:
評論內容:
驗證碼: